必威网址是多少

||||
我的位置 > 首页 > 人物故事
陈学明:将经典转化为自身内在的素质和底气

 

 

21世纪的人类离不开马克思主义,它为处于困惑和迷惘中的当代人指出正确的前进方向,能真正地满足当代人对精神向导的需求。没有马克思主义就没有人类的未来。习近平说,“马克思主义不仅深刻改变了世界,也深刻改变了中国”,“马克思主义极大推进了人类文明进程,至今依然是具有重大国际影响的思想体系和话语体系,马克思至今依然被公认为‘千年第一思想家’”。[1](P11)马克思主义实际上并没有沦为当代世界的“他者”,而是越来越显示出了其“主体”的角色,尽管这种“主体”的角色在很大的程度上还是潜在的,但确实已有“非它莫属”的意味。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的地位,决定了我们必须努力地学习它,掌握它,应当把学习马克思主义当成每个人的必修课。

那么我们,特别是正在成长中的青年人,究竟要如何去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呢?习近平于201852日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抓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深化学生对马克思主义历史必然性和科学真理性、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的认识,教育他们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观察世界、分析世界,真正搞懂面临的时代课题,深刻把握世界发展走向,认清中国和世界发展大势,让学生深刻感悟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为学生成长成才打下科学思想基础。”[2](P6)习近平这段话实际上深刻地阐明了今天的年轻人学习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必须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方面要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问题;另一方面让学生深刻感悟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力量。显然这两个方面是有着内在联系的,但不可否认这两个方面的着力点也是有所不同的。如果说,前者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宏观把握,那么后者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微观感悟。

当前我们比较重视引导学生运用马克思主义来思考和认识当今中国与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这是正确的。但是,如果真正要让马克思主义成为青年的“看家本领”,仅仅这样做还是不够的。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如何让青年人领悟马克思主义与自己成长成才的内在联系,真正让马克思主义成为他们成长成才的思想基础。这就是说,我们今天组织青年人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应当善于引导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转化为他们内在的素质和底气。实际上,一种再好的理论,如果没有变成自己内在的东西,它的作用还是有限的,这一点,马克思主义理论也并不例外。所以,无论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的传授者和引导者来说,还是就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者本身而言,应当在“转化”上,即把“外在的”理论转化为“内在的”素质与底气上下功夫。

一、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转化为自己内在的理想信念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具有主体意识,就必然要追求理想信念。确立崇高的理想信念是塑造有意义人生的最重要环节。我们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转化为内在的理想信念主要是指转化为内在的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运用他们的唯物史观论述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之时,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宗教信仰。也就是说,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在各种宗教把人们的信仰安放在五花八门、林林总总甚至相互抵牾的神灵上时,才提出他们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理论的。他们在论证确立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必要性与必然性的同时,特别注重揭示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与各种宗教信仰之间的界限。我们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确立自己的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之时,应当也完全有可能把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与各种宗教信仰的界限区分得清清楚楚。这就是:各种宗教信仰的对象是虚幻的,各种宗教信仰都是把信仰者自身引向他在、彼岸世界,将信仰安置在无法企及的天国,而共产主义的目标尽管可能还是非常遥远,但它不属于“他在”而是属于“此在”,不属于“彼岸世界”而属于“此岸世界”。马克思、恩格斯并不是以救世主的身份站在道德的高地去完成说教,而是立足唯物史观,提出人类真正应当追求的理想王国是一个公正、合理、利于广大劳动者并使人类实现共同进步的社会——共产主义,这样的社会不是存在于虚幻的天国和仁慈的上帝那里,而是存在于现实世界之中;各种宗教信仰的方式是盲从迷信的,各种宗教信仰是通过无法验证的“信”而被接受与信仰,宗教信仰仅仅是出于“相信”而就信仰了,它根本无须信仰者了解和考察宗教的本质,树立和维系信仰的不是理性,而是“盲信盲从”。共产主义信念所提供的从来都是科学的行动指南,没有神秘的迷信情结,共产主义是因为科学的认识和论证才被“信”和接受的;各种宗教信仰者的境遇往往是卑微的,对各种宗教的信仰者、崇拜者来说,他清醒地认识到自身与信仰和崇拜的对象“上帝”“神”之间的距离,他们往往在“上帝”和“神”的面前把自己贬到最低,然后卑微地在渴盼神的恩典中获得一点点的安慰和信心。共产主义信仰的崇高性表现在它给予信仰主体心理愉悦和对美好未来的期盼,并指引信仰主体自觉地追寻和向往。

马克思主义不仅告诉我们为什么要确立理想信念以及应当确立什么样的理想信念,而且还告诉我们如何用共产主义的理念信念来指导和鞭策自己,即如何用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武装自己,将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化为自己的精神力量。我们通过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首先,要用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来引领自己,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比什么都重要,我们一定要保持自己在理想追求上的政治定力;其次,要用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来激励自己,我们要不停地沿着正确的方向走,需要有强大的精神动力,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就能够为我们提供这种精神动力,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对我们个人除了起着方向引领的作用之外,还具动力支持的功能;再次,要用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来约束自己,要以共产主义理论规则来审查、检视、校正自己的行为,一个人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坚定性如何,很大程度上就是看其对自己的约束力如何。

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对我们来说如此重要,那么我们怎样才能真正确立起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呢?对此,马克思主义也有许多的论述。马克思主义在关于理想信念问题方面的论述,或许最重要的是告诉我如何真正确立起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我们仅仅知道一样东西非常好是不够的,更应该知道如何才能拥有这样东西。正如一切科学知识都不是人类本性中所固有的一样,马克思主义理论以及基于此形成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也不可能是我们与生俱有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决不会“自发地产生出来”,决不会在我们的头脑中“自动地强化起来”,它必须从外界不断地“灌输进去”才能“巩固”起来。这样,我们要确立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就必须自觉地接受马克思主义的“灌输”,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看家本领”,“真学、真懂、真信、真用”,通过不断提高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素质来打牢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根基。我们一定要将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加强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实践体验。事实告诉我们,接受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提高自己对共产主义的科学信念的水平,仅仅靠理性的训练是不能完全奏效的,必须同时以现实的生活需要为背景,以个体的情感体验为纽带,以自己的实践活动为出发点,研究当下人们共同关心的现实问题,才能使自己产生切身的感受,引导自己真正树立起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并不神秘和缥缈,我们完全可以从实践活动中加深对它的体验和感受,深化对它的认识,丰富对它的理解。

二、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转化为自己的价值评判标准

我们面对人、事、物,首先要判断对象的真与假,即进行事实判断,但我们的判断决不能停留于此,更要进一步判断对象美与丑、善与恶等,即进行价值判断,而进行价值判断总是在一定的价值评判标准导引下进行的,也就是说,在进行评判时我们头脑里总有一个用以衡量的尺度。这就是说,评判的标准是必须先行确立的,没有相应的标准,评判者是无法进行评判的。马克思在评判资本主义制度时头脑中就有一个鲜明的价值评判标准,正是用这一评判标准来衡量,得出结论:资本主义私有财产制度是资本主义一切罪恶的根源。随着马克思价值学说的逐渐完善,尤其是真正形成其商品价值思想后,这一批判性的价值评判标准就更为鲜明和突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评判活动的前提性的也是核心性的问题就是评判标准的问题,所谓评判就是以一定的尺度、标准来衡度对象。这样我们从马克思主义那里进一步明了,确立正确的评判标准是评判活动的首要环节。

主体作为社会性的人,他认识、评判事物的时候头脑并不是一张白纸,而总是接受传统的、既有的各种知识、各种观念,再经过自己生活经验的整合和融化,形成自己的一定的知识结构和理论视野,形成自己的价值评判标准,他总带着一定的价值评判标准去进行认识和评判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脱离自己的社会环境和教育环境对自己的影响进行认识和评判,任何人都不可能摆脱既有的价值评判标准来认识和评判。

谈及人的价值评判标准马上会碰到一个问题,这种人的价值评判标准或者说价值规范是不是普世的、中性的?马克思主义在这个问题上旗帜是鲜明,即马克思主义重视人的价值观念,但并不认为世界上有中性的、普世的价值观念,只要这种价值观念是以理性的形式出现的,它们就不可能是中性的、普世的。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价值理论,这是必须要深刻领悟的。推崇“价值中立”者,无非一是要求人们停留在“事实判断”上而不要进入“价值判断”的层面,二是认为即使进入了价值判断的层面,那用以判断的标准也应当是普世的、中性的,这两个方面的主张都与马克思主义背道而驰。仅仅知道我们必然会用价值评判标准来审视面对的一切还是不够的,关键还在于要知晓价值评判标准是如何产生的。马克思主义价值理论的核心就是告诉人们的价值评判标准从何而来。毛泽东曾指出,所谓人的“正确思想”,说到底就是人的正确的价值评判标准。毛泽东论述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就是论述人的正确的价值评判标准从哪里来。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中,有不少就是论述人的正确思想、人的正确的价值评判标准是如何产生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历史发展与人的发展的论述,许多涉及人用以衡量人、事、物的尺度的形成问题。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功能就帮助人们确立正确的价值规范。我们可以从这些经典著作中,深刻地领悟到究竟怎样确立正确的价值评判标准。

人必须拥有自己的价值评判标准,但这些价值评判标准不可能都是经过自己的亲身实践感悟而成的,它们具有先在性,我们拥有的大多价值评判标准是接受现成的。实际上,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面临着无数的价值评判标准供我们选择。那么,在这些众多的价值评判标准中我们如何作出自己的选择呢?我们将哪些价值评判标准接受下来“为我所用”呢?无疑,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是最佳的选择。列宁说过,马克思主义之所以万能,就是因为它正确。我们同样可以说,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之所以构成最佳选择,也在于它正确。

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之所以是正确的,首先,由于它们来自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实践。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的产生,与马克思的亲身的革命实践活动密切不可分。其次,因为它们代表人民群众根本的利益诉求。任何价值评判标准都是与人的需要和利益紧密相连,关键是看其代表了谁的需要和利益。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代表的是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和利益,它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在价值观念上的体现,支撑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的是以人民为本的原则。第三,缘于它们批判地继承了传统的价值观念。马克思的价值评判标准同以往任何一种理论一样,其形成有一定的思想理论基础,它直接以前时代和同时代价值观念为自己的理论和历史的逻辑前提,它们不可能是横空出世,无中生有的。第四,因为它们体现了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马克思主义的以其价值观念为核心的整个价值理论是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之上的,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也决定了其价值评判标准的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这是古今中外所有价值观念所不能比拟的。最后,由于它们处于不断的创新与发展之中。真正合理的、正确的价值评判标准不可能是抽象的,它应当具有鲜明的历史性,也就是说,合理的、正确的价值评判标准是通过每一个特定时代和特定历史阶段来加以特定表现的,它们的尺度是历史的,即会随着历史的变化而作出相应的改变,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正是具有这样的特征。

马克思主义的关键是让我们知晓了哪些是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马克思、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基本观点的阐述,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评判标准的阐述。我们在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的指导下观察、研究面对的人、事、物,就是用马克思主义的评判标准来评判面对的人、事、物。我们不否认,在所有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中,有一些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而显得不合事宜,但与此同时我们得承认,马克思主义的绝大多数的基本观点没有过时,仍然闪耀着真理的光辉,这就是说,马克思、恩格斯当年为我们确立的价值评判标准至今绝大多数仍可用来评判今天面对的一切。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提出我们当下必须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的九个方面的理论,这九个方面的理论就是我们必须掌握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也是我们用于判断是非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价值评判标准。这九个方面的理论,亦即九个方面的价值评判标准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关于坚守人民立场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民主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关于文化建设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建设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关于世界历史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关于政党建设的思想。

三、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转化为自己行动与思考的科学方法

一个人仅仅立下志向还是不够的,还要有实现志向的手段和方法。方法对于我们实现志向有引导作用。今天,我们要通过学习马克思主义来提升自己,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一个重要的方面是要把握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此时,我们确实要认真思考,我们应当从马克思那里寻求哪些思想资源呢?方法很重要。换句话说,马克思的研究方法和辩证的思维方式是今天最需要借鉴和学习的。没有这种辩证方法的融会贯通和熟练运用,我们很容易在错综复杂的现代社会迷失方向。

我们不能孤立地认识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而必须把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与世界观结合在一起加以把握。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本来就是与世界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有在与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联系之中认识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才能深刻认识其丰富的内涵和重大意义。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世界观和科学的方法论的统一体。这个统一体,不是说世界观作为一部分,方法论又作为一部分,这两部分结合成一个统一体,而是说,马克思主义整个体系,特别是马克思主义整个体系及其每一个原理,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及其每一个原理,既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我们平时总把马克思主义的内涵表述为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实际上这三者具有整体性的特征,也就是说,这三者是一个具有内在联系的有机整体。立场制约着观点和方法,观点和方法又蕴含着立场,它们作为马克思主义所具有的不同属性,内在统一于马克思主义理论之中。

世界观与方法论、真理性与价值性、历史与逻辑、抽象性与具体性等方面的高度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整体性特征的具体表现。深刻理解、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所具有的整体性特征,是正确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特别是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的根本前提,在理论和现实中都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主义不仅告诉了我们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重要意义以及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特征,而且还告诉了我们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究竟有哪些。对我们来说,后者显然更为重要。马克思主义方法论是我们成就事业的看家本领。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内容丰富多彩。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各种形态,来源于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科学原理。理论和方法的统一、本体论和方法论的统一,决定了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具有复杂的结构,我们可以从不同的层次加以分类和考察。其中,最基本也是最应当掌握的就是从经济关系中寻找根源的方法。从经济关系中寻找根源的方法,是马克思主义独具特色的方法。马克思是在德国思辨哲学传统中成长起来的学者,曾是思辨色彩极为浓重的青年黑格尔派的重要成员。特殊的研究经历、研究对象和理论诉求使马克思奋起反叛德国古典哲学尤其是青年黑格尔派哲学的思辨传统,决然地从思辨的“天国”下降到现实生活的“人间”,走向现实的人及其社会历史性生活。这样的客观情势促使马克思进行哲学方法论的根本性转向,目标是吸取经验主义哲学传统中的有益成分,最终形成独具特色的从经济关系中寻找根源的方法。

从狭义来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就是马克思主义辩证法,而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核心就是矛盾分析方法。矛盾分析方法是辩证法的核心,也是整个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核心。我们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最主要的当然是学习和运用矛盾分析方法。矛盾分析方法是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中最普遍、最本质、最根本的方法。在一定意义上,坚持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就是坚持矛盾分析的方法。马克思主义辩证法亦即唯物辩证法作为客观辩证法的反映,其诸要素从不同的方面揭示了事物联系和发展的一般性质。其中,质量互变、对立统一和否定之否定规律是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基本规律。在唯物辩证法的这三大规律中,对立统一规律在这三大规律,乃至在整个马克思主义辩证法中处于核心地位。唯物辩证法强调,要理解对立统一规律,首先必须正确理解唯物辩证法的矛盾范畴。而正确理解唯物辩证法的矛盾范畴,实质上就是要正确地理解同一性和斗争性这一对范畴的基本含义及其相互关系。唯物辩证法认为斗争性与同一性是事物矛盾的两种相反的属性,但二者又是互相联系,不能分离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践的关键是如何面对资本主义,即如何正确地对待资本主义这个“对立面”。中国的理论界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进行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其中就包括了对马克思主义的矛盾学说的清理,恢复了马克思主义矛盾观辩证的本性。而指导中国人民正确地面对资本主义这个“对立面”的正是这种辩证的矛盾观,特别是其中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的相互关系以及各自在推动事物发展中的作用的论述。

西方马克思主义开创者卢卡奇把马克思主义归结为辩证法,又提出辩证法的核心是总体性理论。这一方法常常被人们所忽视,实际上其现实意义不应当被低估。人与人之间思想觉悟、能力与水平上的差距,往往源自于把握总体性的能力与水平上的差距。卢卡奇谈及总体性原则的核心内容是历史性。所谓的历史性,就是指人的一切活动都是在一定的历史中发生的,要真正理解当下的人的活动,只有把其置入历史的总体之中。总体性原则体现在当下,就是要将每一个当下理解为历史的总体。当下既是历史链条中的一环并包含着从前所有的经历,又是自立于从前而对未来的展望。总体性原则是理解当下与历史之间辩证关系的钥匙。我们倘若明白了这一点,就应该善于通过把当下平凡的工作视为历史的总体的一个环节,善于说明当下平凡的工作与长远目标之间的密切联系,来使之获得意义。

阶级分析的方法已为当今许多人所敬而远之。实际上,阶级分析方法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法,只要在人类社会中阶级还没有完全消灭,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还行之有效。我们不能对之持回避态度,而应正确地加以理解和使用。1978年,在当时以邓小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可贵之处正在于他们不但根据特定时期的所有制的占有状况、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适应情况作出了阶级斗争仍然存在的正确判断,而且还依据特定时期的所有制的占有状况、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适应情况合理地分析了这一时期的阶级斗争的具体的特殊形式。他们坚持联系生产力、生产关系发展的特定阶段来观察阶级斗争,即坚持对阶级斗争做历史的分析,这样他们就不仅认识到了阶级斗争仍然存在这一“普遍性”,而且还揭示了新的历史时期阶级斗争表现的“特殊性”。

四、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转化为自己健康的生活方式

一个人如果没有正确的生活方式,即不是正确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其生活方式不是向上的、健康的,那么他怎么能具有竞争力呢?怎么能立大志成大业呢?那么我们究竟用什么样的理论作为思想基础来指导我们走出人的生活方式危机进行美好生活的建设?当然古今中外许多理论都能给予我们启示,但无疑人类只有在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在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存在方式理论的指导下,才能真正走向享受美好生活的未来。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意义就是帮助我们形成健康的,真正“属人的”生活方式。

马克思在创立其唯物史观的过程中,提出了人的全面发展的生活方式理论。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乃至整个马克思主义的目标在于使人摆脱经济决定论的枷锁,使人的完整的人性得到恢复,实现自身的全面发展。那么我们究竟要创建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来实现美好生活和人自身的全面发展?找寻构建新的生活方式的正确原则,需要借助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也需要借鉴西方文化的精华,更应当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中获得启示。马克思主义对人的生活的许多方面都作出过精辟的论述。

首先,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如何看待和进行劳动。马克思主义给予我们的启示是必须基于人的本性来研究人的生活。也就是说,今天我们要研究什么是美好的生活,一个前提就是必须搞清楚,人的本性究竟是什么。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人的本性就是自由自觉的活动,即劳动。这一思想贯穿于马克思一生的著作中。马克思对何为人的本性最核心的论述即认为人的本性在于劳动,人只有在劳动中才能真正实现自己的潜能和本性,从而也只有在劳动中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正是人类的劳动活动,才能从根本上保障人的生存的需要、享受的需要和发展的需要。也只有在劳动中才能实现生活的美好和社会的幸福。美好生活的核心是劳动的幸福。

其次,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如何看待和进行消费。马克思从来没有把人的本质归结为只是追求丰裕的物质生活,所以马克思所期望的人的生活方式也并不是消费主义的生活方式。消费主义是人的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生活状态,而我们要摆脱物的依赖性。为了改变那种以消费主义为核心的生活方式,并相应地创建出一种与此迥然有别的新的生活方式,当今我们应当从何入手?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但以下三个方面是必须要做的:其一,必须切实地把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生产领域,引导人们不是首先在消费领域而是在生产领域获取满足;其二,必须全面地满足自己的需求,特别是精神和文化方面的需要;其三,必须在物质消费领域打断“更多”与“更好”之间的联结,使“更好”与“更少”结合在一起,实现从“由量的标准转向质的标准”的转移。

第三,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如何看待和进行交往。我们需要一种能正确地揭示人与人之间应该具有的关系的理论,来矫正以及指引人们去建立符合人的本性的、能使人的生存真正具有意义的新的人际关系。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包含着如何正确处理人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而唯有这些准则才能使我们建立起真正使我们的人生具有意义和价值的人际关系。在面对人类共同的自然和社会难题时,个人至上的生活方式无法应对共同的灾难。面对新的复杂形势,我们要根据马克思主义所提供的行动准则实现从“利己主义”的个人向社会化的、高尚的人的转换,建立一种和谐、共生、互利的新型人际关系。

第四,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如何看待和享受爱情。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要推翻资本主义社会,一个重要理由是让人们充分享受爱情婚姻生活的快乐。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设想,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后,爱情婚姻生活将出现以下特点:其一,由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消灭,经济因素不再对婚姻关系产生巨大影响;其二,婚姻的基础是爱情,其他功利权衡在新的一代成长起来后不再存在;其三,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婚姻,因而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合乎道德。即使是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也不能放弃对马克思、恩格斯所构建的那种爱情婚姻生活的追求。我们必须朝着这一方向去努力,我们不能超越历史阶段去做将来才能实现的事,但不等于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虽然不能作为现实道德意识的出发点,但这一道德尺度的正确性不能加以怀疑,还是应当在一定的范围内加以使用,或者说,加上一些限制条件后加以使用。

第五,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如何看待和享受休闲。马克思为我们构想的美好生活方式,最高层次应当说就是闲暇生活方式。马克思理论体系的核心终极价值是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它有两个内在逻辑基点,一是劳动,二是休闲。我们一定要深入领会马克思主义的休闲理论,并以此为精神力量,构建我们理想的闲暇生活,只有我们不仅具有了自己的闲暇生活而且赋予了这一生活文化含量,我们的生活才能说是真正美好的。知晓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自由时间”的论述,我们会深深感到今天有这么多的闲暇时间享用是多么来之不易。这说明,我们的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的目标已越来越接近了。我们应当充分珍惜和享受这来之不易的闲暇时间。我们一定要守住来之不易的休闲机会,尽量地使自己通过休闲活动获取美的享受和愉悦,自觉地通过闲暇活动来促进自己的全面发展。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

[2] 习近平. 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

 

(作者简介:陈学明,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哲学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20年第6

 

发布时间:2021-01-24 18:19:00